追问湖南高考冒名顶替案:王佳俊是否违规补录?

湖南省邵东县邵东一中的罗彩霞参加了2004年高考,当年未被任何学校录取。2005年,罗彩霞考入天津师范大学并将于2009年7月结束四年学业。面临毕业办理教师资格证时,她才发现世界上还有一个和自己名字、身份证号码完全相同的“罗彩霞”,而这个假罗彩霞竟是自己高中时的同班同学王佳俊。原来,2004年,王佳俊冒名罗彩霞,在其父亲王峥嵘——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原政委的运作下,以仅达到当年职高专科录取线的高考成绩,被贵州师范大学以定向招生形式补录为本科生,此后顺利入党、毕业、工作。

罗彩霞目前面临着因身份被盗用而无法取得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而王峥嵘因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罗彩霞、王佳俊当年的班主任张文迪被邵东县纪委实施“双规”。

从程序分析,冒名顶替读大学并非易事,需经过管理户籍的公安派出所、管理学生档案以及录取通知书发放的教育考试部门、负责学生招生和信息审查的高校等重重关卡,王佳俊如何能一路绿灯?在媒体报道方兴未艾之时,5月19日始,本刊记者辗转长沙、邵阳、邵东、贵阳,试图找寻答案。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他们选中了我?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罗彩霞对记者说,她出生于邵东县灵官殿镇大石头村陈家组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

5月21日,在湖南邵东县城一偏僻地段,记者找到罗彩霞的父亲罗美成,他正在自己那个仅有几平米的电焊店门口焊接下水道盖板。罗美成拿着焊条的手关节粗大,他搓着手告诉本刊记者,这个店是2008年接的,之前自己和妻子在附近的城关菜市场摆小摊,靠每月数百元收入供养一家人生活和供罗彩霞读书。

罗彩霞的母亲在菜市场做的是一种地方食品蛋饺——把鸡蛋打散,倒进小勺,再放在煤炉上烤成鸡蛋皮,放进肉馅折成饺子状,顾客食用时可蒸可煮,这种简单加工显然赚不到多少钱。记者采访时,罗彩霞的母亲已经外出,她的邻居们这样描述她:“早上六点开始,忙到晚上快十点,从来不舍得花钱。”

罗彩霞的亲属中也没有什么显赫人物,她的两个姑姑和姑夫都是农村人,姑夫一个泥工,一个木工,他们都在外地打工。罗彩霞20岁的弟弟也在云南做建筑小工,而罗彩霞的爷爷奶奶七十多了,仍在老家耕种着三亩多地。

邵东县教育局一知情者告诉本刊记者,找无钱无势的学生顶替,风险和代价肯定小得多。平凡的家庭显然成了罗彩霞被顶替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并不是惟一的原因。

2004年高考,罗彩霞本科第二批次填报的是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并不是贵州师范大学。罗彩霞的高考总分514分,离湖南省当年531分的第二批本科录取线分在罗彩霞眼里是一道天堑,而在王峥嵘等人看来却是通途,因为属于第二批本科的贵州师范大学定向招生可以降低20分录取,罗彩霞的分数正好在范围内,具备了成为顶替对象的基本条件。

本刊记者5月20日从湖南省教育考试院了解到,湖南省2004年普通高校招生录取时间为一个月,从7月10日提前录取开始,到8月11日第四批专科录取结束。而此时,罗彩霞似乎没有被任何学校录取,包括她所希望的专科。据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组成的联合调查组2009年5月11日公布的信息表明,2004年9月初,王峥嵘找到王佳俊、罗彩霞两人当年的高三班主任张文迪,获得了罗彩霞高考分数、考号、身份证号等相关信息,通过运作,9月24日,“罗彩霞”被贵州师范大学降低20分定向补录。

贵州师范大学向湖南方面调档时,常规高考招生已全部结束,而罗彩霞没被任何学校录取,王峥嵘自然没了后顾之忧。

5月22日,本刊记者问罗彩霞:班上和你一样高考分数与二本录取线分以内的同学还有吗,罗彩霞答复:“有不少。”但她这样家庭条件、考分和录取情况等综合条件极其“完美”的,不会太多。

高考前,王家有没有可能就盯上罗彩霞?从本刊记者调查来看,这种可能性较小,罗彩霞多次表示和王佳俊并不太熟络,整个高中期间,“我对王佳俊有一点点印象,我们是讲过话的,就觉得她性格挺活泼开朗的”,王佳俊显然没有主动与罗彩霞发展“交情”,而且高考没有结束,谁都不知道自己最终的考试分数。

但另一个细节表明,至少在高考前,王峥嵘就把女儿的前途“定向”为贵州师范大学,并开始运作此事。王佳俊的高考总分为335分,其中数学19分,英语53分,其本科第一批次未填,本科第二批次却填报了贵州师范大学。这样的填报方式在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看来,“简直是笑话”,文科类本科第二批次录取线分,王佳俊不可能被任何本科院校录取。

因为是先考试出成绩后再报考学校,明知女儿分数达不到贵州师范大学的分数线,却仍然填报,这里肯定有着特殊的考虑,王峥嵘也许希望某种“奇迹”出现并为此做过努力,但没有成功。

一个合理的推测是,2004年8月11日湖南常规高招结束,王佳俊没有被贵州师大录取,王峥嵘与贵州师大有关人士洽商后,只有选择冒名顶替一途。9月初,王峥嵘便找到班主任寻求合适对象,经过考察,罗彩霞成了最佳冒名人选。又是一轮运作,二十多天后的9月24日,在新生入学都已半个月的情况下,“罗彩霞”被补录本科成功。

补录成功后,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唐昆雄直接到招生就业处为王家代领了录取通知书。而王峥嵘的难题是:按照2004年的高校招生程序,新生入学要带上录取通知书和个人纸质档案,并迁移户口。录取通知书和个人纸质档案是罗彩霞的名字,而户口必须迁移王佳俊的。

本刊记者从贵州师范大学知情者处了解到,王佳俊之所以成功冒名顶替“罗彩霞”,一个重要环节是她办理了户口迁移证并伪造了全部高中纸质档案。贵州师范大学原招生就业处处长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王佳俊报到时,称自己是罗彩霞,而且出示了当地公安机关出具的“户口迁移证”,“户口迁移证”注明,姓名“罗彩霞”,曾用名“王佳俊”。同时,王佳俊提供的伪造的纸质档案也注明,姓名“罗彩霞”,曾用名“王佳俊”。为了伪造得更加天衣无缝,假罗彩霞在纸质档案中把母亲“杨荣华”改为“罗荣华”,父亲名字依然是“王峥嵘”,给人造成她随母亲姓的假象。

实际上,早在2009年3月份罗彩霞报案后,湖南省公安厅发函责成邵阳市公安局人口与出入境管理支队对两人户口信息进行调查核实。邵阳市、邵东县两级公安部门进行专门调查,但初核未发现王佳俊1988年后在派出所办理过户口迁移手续,也无变更姓名、身份证等项目记录。罗彩霞的户口信息2005年8月16日因大中专招生迁往天津师范大学,此前无异动。

5月6日起,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纪检监察、公安、教育等部门60多人组成联合调查组,相继进驻邵东展开全面调查。5月11日上午,湖南联合调查组发布信息,2004年9月初,王峥嵘为了让女儿王佳俊上本科,利用从公安部门弄到的一张空白迁移证伪造了“罗彩霞”的迁移证,又让妻子拿王佳俊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到县招考办领取纸质高考档案,王峥嵘找打字店复制伪造成罗彩霞的高考档案。

5月20日,本刊记者从湖南省公安厅获悉,罗彩霞的高中班主任张文迪不但为王峥嵘提供了罗彩霞的信息,还曾在王佳俊冒充罗彩霞的纸质档案里签字,而档案上邵东一中周固根校长的印章经省公安厅证实为伪造。

仍有几个情节令人疑惑,调查组成员之一的邵阳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肖益林说,目前查实,冒名顶替者王佳俊报到时所持的户口迁移证就是从她的户籍所在地邵东县地界岭派出所得到的,王佳俊迁出的户口迁移证前后编号的存根都有,唯独缺少王佳俊迁出这一页的存根。本刊记者了解到,邵东县地界岭派出所2004年0068349号以前的户口迁移证存根,和0068351号以后的存根都有保留,唯独少了0068350号存根,而贵州提取的王佳俊的迁移证号码,正是0068350。

王峥嵘如何从公安部门取得空白迁移证?对此,肖益林称不接受采访。5月23日本刊记者在邵东县公安局也没有得到答案,5月26日,本刊截稿时,记者再次致电调查组负责人之一的邵东县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队长唐祁恪,他在电话里含糊表示:“现在很多情况不好说。”

那么,王家既然伪造罗彩霞的档案,为何要领取王佳俊的档案?5月20日,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党委书记沈文忠向本刊记者介绍说,目的还是为了更好地伪造,毕竟比照真实档案造假更准确。但如果冒名去领取罗彩霞的档案,王家那就太蠢了。

沈文忠还介绍说,被高校录取的学生到当地招考办领取纸质档案时,需凭三证:录取通知书、身份证和准考证,当地招考办应该对此进行登记。王家又是以什么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领取自己的档案的?现已退居二线、在一私立学校做常务副校长的邵东县招考办前主任李学文,5月22日告诉本刊记者说:“他们拿什么专科学校通知书来的,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们保存这方面的登记资料一般是一年时间。”

而奇怪的是,邵东县现任招考办主任申晓云曾向媒体介绍,从当年录取档案资料看,罗彩霞、王佳俊均未被任何学校录取。对此,李学文的解释是:“省教育考试院在网上发布录取信息,县里可以直接打印,不过那年大专学校生源不好,有的民办学校可能提前招生发通知书,省里就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沈文忠也表示,省里确实没有王佳俊的录取信息,除了普通高考还有成人高考,另外就是社会力量办学,学生可能会收到很多通知书,但只有网上可以查到的才是真正被录取的通知书。

如果这些解释可以成立的话,那为什么邵东县连“罗彩霞”被二本高校贵州师范大学录取的信息都没有?

5月6日,邵东县现任招考办主任申晓云,曾向来访媒体出示一份盖有县招考办大红公章的“关于罗彩霞、王佳俊两名考生2004年参加高考的情况说明”,上面写道:“从我县当年录取档案资料看,罗彩霞、王佳俊均未被任何学校录取,王佳俊是以什么方式和手段用罗彩霞的身份被贵州师大录取的,具体情况我们不知情,王佳俊的做法纯属个人行为,与邵东教育局无关。”本刊记者从该县2004年高考录取学生名册上,确实没有发现罗彩霞和王佳俊的名字。

5月21日,本刊记者在邵阳市教育考试院侧面了解到,邵阳市考试院副院长王志雄早于5月7日进入调查组,主要负责从教育部门查找王佳俊和罗彩霞的档案和录取资料。5月初面对媒体采访时,王志雄明确表示邵阳市当年的录取名单上有罗彩霞。本刊记者从获得的“湖南省邵阳市2004年高校招生考试录取总名单”上,也看到罗彩霞的名字,“录取计划性质”一栏里写着“国家任务定向”。这说明王佳俊当年是假冒罗彩霞之名,被贵州师范大学以定向生名义录取的。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相比市里的大范围,如果邵东县这个相对较小范围里有“罗彩霞”被录取的信息,对于王峥嵘的运做肯定非常不利,甚至罗彩霞也能知道这些情况。但恰恰县里就没有录取信息。

对为何县里没有罗彩霞的录取信息,邵东县招考办前主任李学文的说法是:“补录是当年9月底了。在正常录取时间里,县教育局会把网上录取信息贴在招生办外墙上,各学校也会将录取信息公布出来,但补录的情况就不一定了。”

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党委书记沈文忠5月20日告诉本刊记者,高校录取完后四个小时,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就在网上发布消息,每录取完一个批次,如重点本科、普通本科和专科,还要拷一个光盘发给县一级招生部门,各市和县级教育部门也可以根据自身权限,登录湖南省教育考试院网络查询该市、县考生的录取信息。“正常情况下,罗彩霞被录取后,邵阳市、邵东县都应该清楚,邵东县还应该告诉邵东一中的。”

县里没登记,学校没公布,是失误还是人为?如果是一个普通考生被录取,但县里没有信息,学校自然也不知情,对考生而言,后果将难以想象。

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在罗彩霞身上,她被录取信息的主渠道就这样锁在了邵阳市。按照信息管理规定,每个考生在填志愿时设定一个密码,可以自己到湖南省教育考试院网上查询录取情况。罗彩霞说:“当时我觉得,没有拿到通知书就是没考上呗!我同学过了重点分数线,都没拿到通知书,只觉得可能没考上,也没觉得奇怪,大家都没有查。高三那会儿没想到这一块,当时不懂得去求证,信息也相对不透明。”

“罗彩霞案”案发后,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党委书记沈文忠多次说明,2004年高考过后,贵州师范大学通过网上向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发出了批件调档的请求,即在湖南调取罗彩霞的2004年高考档案。湖南省教育考试院根据规定,认真审核了贵州师范大学的招生计划真实性,确定了该校有招定向生的计划,才启动了招生程序。

贵州师范大学校办主任吕国富曾向媒体表示,在新生已经报到之后再补录考生,是因为当时湖南省招生部门希望贵州师范大学调剂指标补录,考生由湖南省教育考试院提供。

5月20日,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党委书记沈文忠再次强调:“‘批件调档’规定得很清楚,‘由招生学校负责组织生源并提供拟投档考生名单’。贵州师范大学如果没有提供‘批件调档’文件,没有提供罗彩霞这个人,那湖南省教育考试院绝对不会投放罗彩霞的档案。”

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向本刊记者提供的《湖南200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办法》第三十五条有明确规定:定向招生计划、民院校(含独立学院)招生计划、录取时追加的机动计划、按志愿投档录取后未完成的高职专科计划,实行非志愿投档录取办法,即由招生学校负责组织生源并提供拟投档考生名单,实行批件调档录取。

5月20日,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将贵州师范大学录取“罗彩霞”的招生程序打印在一张纸上提供给本刊记者:2004年9月24日14∶ 49,贵州师范大学向湖南省教育考试院提交罗彩霞的调档申请;2004年9月25日17∶ 28,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向贵州师范大学投放了罗彩霞的电子档案;2004年9月25日20∶ 36,罗彩霞被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录取,层次为本科,计划性质为国家任务定向。

沈文忠证实:“那一次,贵州师范大学提供的拟投档考生名单中只有一人,就是罗彩霞。”由于补录的是定向指标,就意味着贵州师范大学已经与罗彩霞完成了“书面或口头的定向约定,我们不可能怀疑罗彩霞不知情”。

湖南省教育考试院的高考记录显示,罗彩霞连续在2004年、2005年分别被贵州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录取。沈文忠表示,按照当年有关规定,这也不矛盾,“因为有些考生在头一年被一所大学录取后,可能对这所大学或专业不满意,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从而选择了复读。复读后,再次考取到另外一所大学。”

在罗彩霞被冒名顶替案中,湖南省教育考试院是否线日在该考试院的会议室里,记者无意中发现《湖南200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办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录取工作于8月中旬结束,逾期不再办理。本科层次招生不安排补录,专科层次补录定于9月中下旬进行。”“罗彩霞”是被贵州师大历史与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系补录的,为本科层次。而问题是,2004年“本科层次招生不安排补录”。

到本刊记者5月26日截稿止,贵州师范大学在罗彩霞被冒名顶替案中存在两处问题:唐昆雄违规代领“罗彩霞”录取通知书,“罗彩霞”入学时信息审核不严。

本刊记者查阅到教育部《关于做好2004年普通高校招生录取工作的通知》中:“高等学校要抓紧做好及时寄发录取通知书的工作。录取通知书不得通过个人或中介转递,严防欺诈行为,保护学生和群众利益。”显然,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唐昆雄代领取录取通知书,违反了教育部关于录取通知书发放的相关规定。贵州省教育厅纪检组长杨仁远5月20日对此表示,贵州省教育厅将加强对录取通知书发放的管理。

大学新生入学时,除携带纸质档案外,还有一份自己填写的电子档案,大学通过二者对比可进行新生确认。本刊记者通过比对“罗彩霞”的纸质档案和电子档案后发现,纸质档案中的照片、家庭出身等信息都是冒名者王佳俊的,而电子档案中显示的则完全是罗彩霞的个人信息。5月14日,贵州师范大学校办主任吕国富不得不承认,学校2004年在核查新生入学信息时,没有将罗彩霞的纸质档案和电子档案作比对,信息核查工作存在疏漏。

但新的问题是,“罗彩霞”为何能被贵州师范大学“定向招生”?邵阳市考试院副院长王志雄曾对媒体介绍,2008年国家全面废除了大学定向招生的政策,而此前,大学是有权力定向招生的,那时很多高校可以在学生家长交了钱后直接把录取通知书交给他们。而联合调查组称:王峥嵘通过同学关系,使王佳俊被贵州师大降低20分定向补录。

王峥嵘和唐昆雄的妻子为高中同学,但“定向招生、定向分配”政策性很强,是为帮助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和某些工作条件比较艰苦的行业培养人才,把招生来源地区和毕业生分配去向适当结合起来的一项政策。1982年试行,1983年国家教委决定从当年开始,在省、市、自治区所属农、林、医、师范院校实行大部分定向招生。定向招生的学生,毕业生分配时实行定向分配。目前对招收定向生的政策措施主要有:(1)报考定向招生时考生及家长应签约,有的还要经过公证;(2)录取时可适当降低分数要求,但最高不能超过20分;(3)学习期间可享受定向奖学金,免缴或少缴学杂费;(4)毕业时到定向地区或单位就业,并有一定的服务年限;(5)违约的要给予经济赔偿和惩罚。

本刊记者没有查到贵州师大2004年招生章程,但2006年至2008年该校定点定向招生计划为:“面向与我校签订有定点定向招生协议的县,该县考生填报我校定向志愿的,录取时按贵州省招生考试中心规定的降分幅度进行录取。”2009年贵州师范大学定点定向招生计划明确面向贵州铜仁石阡县招生,同时规定定向生须与定向单位签订定向协议。

湖南邵东县与贵州师大是否有定向协议?“罗彩霞”没有报考贵州师范大学何以被定向?“罗彩霞”定的是什么方向专业和地区?有没有和定向单位签订定向协议?5月25日,本刊记者采访贵州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彭洁时,没有得到有关上述问题的答复。但有一点却是清晰而肯定的,“罗彩霞”毕业后落户广州市天河区,显然有悖于定向生为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培养人才的宗旨。

罗彩霞被冒名顶替案中,从填报志愿、分数发布到招录完成,一个瞒天过海事件得以成功,其间需要成套的文件移造,诸多环节的认可,这些能够在较短时间内完成,造假者王峥嵘的效率和能量令人惊叹。

王峥嵘的确不是普通人,2001年,王峥嵘调任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牛马司镇交通便利,经济活跃,潭邵高速公路、320国道、娄邵铁路穿境而过,当地以盛产低硫、低灰粉、高燃值的焦煤而闻名,煤矿企业多达145家,其中包括国有中型企业牛马司实业有限公司(原牛马司煤矿)和一些乡镇私营企业。该镇还拥有邵东县惟一的电站——施家坝水电站。据了解,在调任牛马司镇长之前,王峥嵘只是邵东县委政法委一名工作人员,后调任主政邵东县经济实力首屈一指的牛马司镇,这在邵东政坛一度引发不小反响。之后,王峥嵘又升任该镇党委书记。

2004年8月,王峥嵘由邵东县牛马司镇党委书记调任邻近的隆回县公安局政委、隆回县人民政府助理调研员,同年被评为“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女儿也进入贵州师大就读本科,王峥嵘达到了人生的顶峰。但两年后的2006年5月,王峥嵘涉嫌受贿被邵阳市纪委双规。2007年2月,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终审判处王峥嵘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该案和牛马司实业有限公司原经理沈顺康(正处级)、邓检生(副处级)等人的受贿窝案入选了“湖南省2007年度十大反贪案”,王峥嵘跌入人生低谷。

短短几年内,王峥嵘由“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变为“十大反贪典型”,看似两个极端,实际却有着因果循环关系。

2007年2月12日,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王峥嵘在担任牛马司镇镇长、镇党委副书记、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争取小煤窑不破产、为小煤窑协调处理纠纷、推荐煤老板任县市人大代表以及拍卖企业、发包工程的便利,先后14次收受他人人民币83500元。本刊记者独家获取的信息表明,王峥嵘被认定的14次受贿中,竟有两次是为了他参选“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寻求活动经费。

本刊记者调查得知,2004年5月,邵东县向湖南省、邵阳市推荐王峥嵘为“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候选人,为了获得该荣誉称号,王峥嵘找到牛马司镇宏发煤矿要求该煤矿提供1万元活动经费,宏发煤矿当即给付。王峥嵘又找到牛马司镇昌盛煤矿老板,要其提供2万元活动经费用来请客送礼,昌盛煤矿也毫不含糊拿出2万,除2000元用于个人开支外,其余部分被王峥嵘用在争取人民满意公仆的开支上。

一个事实值得一提,上述牛马司镇宏发煤矿本来属于国家整顿关闭之列,由于王峥嵘出面向上级有关部门争取而得以保留,宏发煤矿为此六次送给王峥嵘33000元,其中就包括用于王峥嵘争取人民满意公仆的1万元。2007年3月6日,牛马司镇宏发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15人死亡1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283万元,被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通报,当地多名干部受处理。

对伸手向矿老板要钱,王峥嵘并不认为触犯法律,在法庭上他辩称,矿老板出钱支持“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选举活动,是公务开支,不能认定为受贿。审判人员指出,王峥嵘为评选“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而向他人索取钱财进行不当开支的行为,目的是为了个人荣誉,应当认定为个人行为,王峥嵘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证据充分,属于受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获评的第一个条件就包括:模范遵守宪法、法律和法规,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操守。

而“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共四项参选条件,除上述第一条要求遵守法律法规外,还包括:有较高的理论水平、政策水平;有较强的业务能力,工作业绩显著;办实事,求实效,勤政爱民,作风优良,克己奉公,清正廉洁;积极投身精神文明建设,努力维护社会公德,带头移风易俗,树立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

王峥嵘又是凭借何种先进事迹获选人民满意公仆的呢?记者从邵东县委组织部没有得到相关信息,但湖南党报2005年初对王峥嵘进行了宣传报道,其中可以看出他的大概业绩:一是2002年端午节,准备出差的镇长王峥嵘听说某村将发生械斗,他顾不及退票就往回奔,在离事发地近1公里的地方,洪水拦住了去路,他毫不犹豫涉水前行到现场,化解了一起迫在眉睫的件。二是2002年9月,王峥嵘带着工作组进驻某经济落后村,顶住威胁,对有经济问题的村组干部进行了严肃处理,把群众反映好、能力强的党员和村民选拔到村干部岗位上,全村因此出现前所未有的祥和景象。三是2002年5月,王峥嵘帮助外地务工回乡青年发展高效种植养殖业。请专家,找贷款,在王峥嵘的精心扶持下,2004年,该青年的精品水果园已开始挂果。四是2004年8月,王峥嵘调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上任短短4个月,他跑遍了全县20个基层派出所,最多的去过5次,最少的去过2次,找民警交心谈心230人次,作为政委,他积极配合局长开展工作。

公仆交出这样的成绩单,人民是否真的满意?在王峥嵘的运作下,最终他争取到了邵阳市惟一的名额,2004年 11月获“湖南省人民满意公仆”荣誉称号,并在二十名满意公仆中排名第六,因当年8月王峥嵘已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带着新的身份他受到湖南省委省政府的隆重表彰,并享受湖南省先进工作者待遇。

“王峥嵘在邵东政界赫赫有名,是一个人物。”知情者说,就是在王峥嵘受贿案发后,种种迹象也可以得出这个结论。2006年6月王涉嫌受贿被批准逮捕,到提起公诉和一审判决,王峥嵘的涉嫌受贿金额逐次递减,分别为26.8万,23.3万,14.85万。法院终审认定为8.35万元,判决结果也从一审的有期徒刑五年缩减至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

独特之处不止这些。按说党政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一般的做法是首先被纪委“双规”,然后被开除公职或党籍,或者两者同时被开,然后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处理。而2006年6月双规,此后被刑事拘留、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王峥嵘的身份一直是隆回县公安局政委,一审二审宣判,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都是在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7年2月法院终审后,王峥嵘被免去公安局政委职务。《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条规定,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判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主刑(含宣告缓刑)的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而直到王峥嵘被终审判决一年半以后,2008年7月他才被邵阳市纪委开除党籍。

在“罗彩霞案”案发后,身处缓刑服刑期间的王峥嵘,依然可以带着当地派出所所长来到天津师范大学与罗彩霞谈判,本刊记者在邵阳市和邵东县采访期间,也多次听到政法系统某些人认为其“冤屈”的说辞,足见其影响力确实非同一般。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