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高考零分”大神一个做了家庭主妇另一个重新考试上学

2000年,韩寒创作的《三重门》,一经问世就激起巨大反响,该书刚发行即销售一空,对当时的年轻人产生了很大影响。“三重”指的是“礼仪”,“制度”和“考文”,给读者展示了一个真实的高中生的生活,把高中生的思考、困惑、梦想体现的淋漓尽致。

甚至在2006、2008两年出现了轰动一时的“零分考生”蒋多多和徐孟南,他们都是在《三重门》的影响和本身对现行教育制度不满的情况下,做出了自毁前的疯狂举动。

她本是河南省南阳市八中一名普通学生,成绩一般,属于丢在人堆中也发现不了的人。

但是在06年高考中,她在所有科目考卷的答题区都写满了对教育制度的“抗议”,还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到密封线外,所有试卷用双色笔来写。最后,她的文综科目被判为零分,也因此成为2006年高考的新闻人物。

高二下半期之前,她还是跟其他高中生一样,过着朝七晚十的生活,理想就是考一所好的大学。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她的人生发展轨迹,蒋多多偷偷写了篇小说,投稿之后竟然被一家报社刊发了一小段。这对她影响很大,她的兴趣也完全转移到写作上了,并计划出书。

剩下的高中生涯,她每天以10000字的创造激情度过,完全达到全职写手的写作要求,前前后后写了一百多万字,作品有《开学伊始》《天凉好个秋!》《魂断北京城》《睡美人复仇记》《网中人》。

周外的同学都把她当做当代才女,她自己也沉迷在“虚荣”的世界中,心里和脑海里想的全是写作,全然忘记了学习。直到高考前一个月,她才感到高考即将来的压力,怕自己考不好辜负父母的期望。但是,蒋多多剑走偏锋,这一个月还是没有好好复习,反而找了很多有关评判高考的文章看,韩寒的《三重门》位列榜首。

时光飞逝,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曾经的“零分女孩”因高考事件,轰动一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她的事业总是处处碰壁。而经过这件事情,蒋多多对上大学,也已经失去了兴趣。

徐孟南来自于安徽蒙城徐庄,家中兄妹四人,只有他考上市重点高中蒙城二中。他的数学非常好,人送外号“华罗庚”。他给同学的印象就是“性格极度内向,几乎不和女生说话,课堂被点名发言都会紧张脸红的人”。

高一之后,徐孟南变了,不太喜欢学习,成宿包夜上网,上课不听讲,荒废了学业。大家猜测,他是染上了网瘾。

在网上,他看到蒋多多的故事,接触到韩寒杂文集《通稿2003》,改变了他。韩寒以自己为例,论证中国教育制度下的全科全才没有必要,人应该有所专长。

徐孟南跟其他的高考“零分”生有着本质区别,有自己的理论基础,并且为之付出行动。

高二时,他通过自己的观察和经验,琢磨出一套“三人行教育体制”。大致意思就是“因材施教”,学生根据自己的爱好而学习,初中开始培养爱好,高中根据爱好分科,再选拔进大学。

为了宣传自己的“三人行教育体制”,他给韩寒、蒋多多、教育部长写信,但都石沉大海。这时,他想到了蒋多多把她的文章投放到出版社。于是,他将“三人行教育”写成小说,投给出版社,收到“不能列入出版计划”的回复。

那个时候还没有自媒体,他能想到的办法只有高考了,学习蒋多多,把自己的“三人行教育理念”作为答案,写入试卷。

接着,会引起轰动,继而引起关注。最后的结果,往大了说,会推动“教育改革”。往小了说,他也能出版书籍。

很遗憾,高考结束后,没有收到意想的轰动效应。于是,他决定找媒体,主动曝光自己,但好几家媒体都不感兴趣。高中两年的坚持华为泡沫,他不允许它发生,想到另一个谋求关注的办法。他要去自杀。不是真的去死,而是躲起来。等到将来新闻轰动的时候,再突然出现。

此后,他辗转多地,务工,但是他始终写小说,在他心中教育改革才是他永远的工作,因此不停地换工作。2010年,在家人安排下,徐孟南开始相亲。

婚后的徐孟南慢慢回归到常人的生活轨道。夫妻俩有了一对儿女。他用心学电脑,开了一家淘宝店。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反思自己的零分计划,当年讽刺教育制度的作家韩寒也发表了《我所理解的教育》的文章,转而肯定现行教育制度,体现了阶层的公平。

2011年,他带着一块标语,来到南京。在金陵中学门口,他打开音响,举起标语,现身说法,奉劝人不要学他。

他想乘年轻,再做些有意义的事。想来想去,决定重拾学业,体验大学生活。同年,参加安徽省高等职业院校分类考试,很幸运被录取就读新闻采集与制作专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