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考看昆明教育创新:被开启的人生路

  今年,从云南省高校招生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分、二本线分。这一分数线相比去年有所提高,甚至二本分数线与部分省份一本分数线齐平。

  分数线为什么会那么高?这得益于云南省教育质量的稳步提升。近年来,昆明市对教育相对薄弱的县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让更多学子能够走出大山、圆梦大学。

  家在金沙江畔禄劝县则黑乡法期村的夏威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夏威被北京大学护理学专业录取,成为乡里第一个考入北大的学子。

  夏威家距离禄劝县城有4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更好地生活,他的父母很早就到禄劝县城里打工。这个默默无名的少年,因为考上北京大学成了村里的名人。

  3年前,夏威考入禄劝县第一中学时,中考成绩542分,并不算拔尖。初入高中,他只敢期望自己能考上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985、211院校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夏威非常意外地考了全年级第一名。班主任杨文权看到这孩子身上的潜力,对他说:“你把大学目标定得再高一点,向一本院校冲刺。”得到老师的鼓励后,夏威学习更刻苦了,目标也更加明确。

  在禄劝县第一中学,从7时20分的早自习到晚上最后一名学生离开教室,学校教师都会守候在学生身边。老师们的陪伴教育不仅温暖了莘莘学子的心,也成为成绩提升的助推器。英语教师冷启慧发现夏威书写不规范,担心他在考试时失分,于是每天都督促他抽出时间来练字。

  夏威说:“不管何时何地,我只要有困惑,无论是学习上的还是生活中的,都能得到老师的帮助。我能考上北大,离不开老师们的无私付出。”

  除了陪伴教育外,禄劝县教育体育局还让不同学校、不同年级的教师流动起来,打破学校与学校、年级与年级之间的壁垒,合理调配教师资源,针对不同学生的需求培优辅差。

  禄劝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张伟认为,让教育资源流动起来,才能让更多孩子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让更多不可能变成可能。

  让嵩明县第四中学高三学生冯琼瑶特别自豪的是,在上学期的政治期末考试中,她考赢了校长。

  从2021年开始,嵩明县教育体育局要求高三教师与学生一起参加省、市统测以及期中、期末考试,以促进一线教师加强对教学、教材的研究。上学期的政治学科期末考试,冯琼瑶考了85分,校长周云东考了82分。

  通过考试,周云东从试卷中发现了自己教学中有待改进的地方。他认为:“启用新课程新教材后,政治试卷的题型变化很大,如果再用以前的固有思维和解题思路来教导学生,显然是行不通的。教师也需要提升自我、与时俱进。”

  师生同考只是嵩明县教育改革的创新举措之一。除了从人力资源配置、目标责任体系建立、评价激励等方面持续推进,嵩明县教育改革的触角还延伸至教育信息化板块。通过对日常教学和测试的大数据分析,嵩明四中高三年级组长陈晓英发现学生的学科水平发展不均衡,数学、英语学科较弱。学校领导班子开会商讨,决定引入电子学习平台,除了对学生学情有了更直观的分析外,每次考试后,平台都会自动生成错题本。

  学生欣说:“错题本里不仅有原题解释,还有举一反三的题目,对我学习帮助特别大,让我的数学成绩有了提升。”简单的一个错题本,映射出嵩明县教育改革取得初步成效。中考成绩431分的欣,今年的高考成绩为584分,成功超过一本线。

  学生章晨鑫中考成绩459分、高考成绩612分,李筠昕中考成绩480分、高考成绩607分,李晓蕾中考成绩494分、高考成绩615分……越来越多的学生像欣一样,受益于教育综合改革,实现了“低进高出”。

  进入高三以后,昆明市第三中学东川学校高三学生杨梦如准备在最后一年发奋努力,冲刺向往的高校——上海大学。

  根据杨梦如目前的统测成绩,她想要拿到上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总分还要提高100分左右。

  高考成绩要提高100分是什么概念呢?意味着原本只能上专科院校的学生有可能被一本院校录取。昆三中教师对东川学校的长期教育帮扶,给杨梦如带来了希望。

  陌生的数学教师,带来了新的教学方式和小妙招,让杨梦如做数列应用题的速度提升了5分钟,正确率也从以前的30%提高到80%。她有信心用一年的时间,把数学成绩从90分左右提升到115分上下,再加上对其他学科的发力,她相信明年6月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昆三中东川学校绝大部分学生来自东川区各乡镇。今年9月,学校即将迁入新址。校长高俊说:“有了新的硬件设施,还有昆三中一直以来的帮扶、指导、引领,相信能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圆梦大学。”

  随着教育质量的提升,昆三中东川学校已经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我们的三中”。东川区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周影说,通过引入昆三中等优质教育资源,激发教育活力,才能更好地满足学生和家长对“家门口好学校”的需求。

  教育改革与帮扶仍在继续。几天前,东川区第一中学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新校长李英给高一新生家长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是上海市重点高中宜川中学的党总支书记、副校长,这次我们从上海来到东川,是中组部牵头、联合八部委开展的乡村振兴教育人才‘组团式’帮扶项目,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深感使命光荣。本次帮扶的主要任务,一是提高办学质量,二是培养干部教师队伍。”

  连同李英一起,此次共有141名上海市优秀人才来到云南,对27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进行教育帮扶,东川区就是其中之一。同时,云南省也选派出217名优秀教师,与上海市优秀教育人才一道,对禄劝县第一中学、寻甸县第一中学等学校开展教育帮扶,提高学校的教学质量、教研能力和管理水平,让更多学子能拥抱新的人生。(蔡晓磊 杨艳萍)

  今年,从云南省高校招生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分、二本线分。这一分数线相比去年有所提高,甚至二本分数线与部分省份一本分数线齐平。

  分数线为什么会那么高?这得益于云南省教育质量的稳步提升。近年来,昆明市对教育相对薄弱的县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让更多学子能够走出大山、圆梦大学。

  家在金沙江畔禄劝县则黑乡法期村的夏威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夏威被北京大学护理学专业录取,成为乡里第一个考入北大的学子。

  夏威家距离禄劝县城有4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更好地生活,他的父母很早就到禄劝县城里打工。这个默默无名的少年,因为考上北京大学成了村里的名人。

  3年前,夏威考入禄劝县第一中学时,中考成绩542分,并不算拔尖。初入高中,他只敢期望自己能考上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985、211院校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夏威非常意外地考了全年级第一名。班主任杨文权看到这孩子身上的潜力,对他说:“你把大学目标定得再高一点,向一本院校冲刺。”得到老师的鼓励后,夏威学习更刻苦了,目标也更加明确。

  在禄劝县第一中学,从7时20分的早自习到晚上最后一名学生离开教室,学校教师都会守候在学生身边。老师们的陪伴教育不仅温暖了莘莘学子的心,也成为成绩提升的助推器。英语教师冷启慧发现夏威书写不规范,担心他在考试时失分,于是每天都督促他抽出时间来练字。

  夏威说:“不管何时何地,我只要有困惑,无论是学习上的还是生活中的,都能得到老师的帮助。我能考上北大,离不开老师们的无私付出。”

  除了陪伴教育外,禄劝县教育体育局还让不同学校、不同年级的教师流动起来,打破学校与学校、年级与年级之间的壁垒,合理调配教师资源,针对不同学生的需求培优辅差。

  禄劝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张伟认为,让教育资源流动起来,才能让更多孩子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让更多不可能变成可能。

  让嵩明县第四中学高三学生冯琼瑶特别自豪的是,在上学期的政治期末考试中,她考赢了校长。

  从2021年开始,嵩明县教育体育局要求高三教师与学生一起参加省、市统测以及期中、期末考试,以促进一线教师加强对教学、教材的研究。上学期的政治学科期末考试,冯琼瑶考了85分,校长周云东考了82分。

  通过考试,周云东从试卷中发现了自己教学中有待改进的地方。他认为:“启用新课程新教材后,政治试卷的题型变化很大,如果再用以前的固有思维和解题思路来教导学生,显然是行不通的。教师也需要提升自我、与时俱进。”

  师生同考只是嵩明县教育改革的创新举措之一。除了从人力资源配置、目标责任体系建立、评价激励等方面持续推进,嵩明县教育改革的触角还延伸至教育信息化板块。通过对日常教学和测试的大数据分析,嵩明四中高三年级组长陈晓英发现学生的学科水平发展不均衡,数学、英语学科较弱。学校领导班子开会商讨,决定引入电子学习平台,除了对学生学情有了更直观的分析外,每次考试后,平台都会自动生成错题本。

  学生欣说:“错题本里不仅有原题解释,还有举一反三的题目,对我学习帮助特别大,让我的数学成绩有了提升。”简单的一个错题本,映射出嵩明县教育改革取得初步成效。中考成绩431分的欣,今年的高考成绩为584分,成功超过一本线。

  学生章晨鑫中考成绩459分、高考成绩612分,李筠昕中考成绩480分、高考成绩607分,李晓蕾中考成绩494分、高考成绩615分……越来越多的学生像欣一样,受益于教育综合改革,实现了“低进高出”。

  进入高三以后,昆明市第三中学东川学校高三学生杨梦如准备在最后一年发奋努力,冲刺向往的高校——上海大学。

  根据杨梦如目前的统测成绩,她想要拿到上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总分还要提高100分左右。

  高考成绩要提高100分是什么概念呢?意味着原本只能上专科院校的学生有可能被一本院校录取。昆三中教师对东川学校的长期教育帮扶,给杨梦如带来了希望。

  陌生的数学教师,带来了新的教学方式和小妙招,让杨梦如做数列应用题的速度提升了5分钟,正确率也从以前的30%提高到80%。她有信心用一年的时间,把数学成绩从90分左右提升到115分上下,再加上对其他学科的发力,她相信明年6月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昆三中东川学校绝大部分学生来自东川区各乡镇。今年9月,学校即将迁入新址。校长高俊说:“有了新的硬件设施,还有昆三中一直以来的帮扶、指导、引领,相信能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圆梦大学。”

  随着教育质量的提升,昆三中东川学校已经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我们的三中”。东川区教育体育局副局长周影说,通过引入昆三中等优质教育资源,激发教育活力,才能更好地满足学生和家长对“家门口好学校”的需求。

  教育改革与帮扶仍在继续。几天前,东川区第一中学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新校长李英给高一新生家长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我是上海市重点高中宜川中学的党总支书记、副校长,这次我们从上海来到东川,是中组部牵头、联合八部委开展的乡村振兴教育人才‘组团式’帮扶项目,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深感使命光荣。本次帮扶的主要任务,一是提高办学质量,二是培养干部教师队伍。”

  连同李英一起,此次共有141名上海市优秀人才来到云南,对27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进行教育帮扶,东川区就是其中之一。同时,云南省也选派出217名优秀教师,与上海市优秀教育人才一道,对禄劝县第一中学、寻甸县第一中学等学校开展教育帮扶,提高学校的教学质量、教研能力和管理水平,让更多学子能拥抱新的人生。(蔡晓磊 杨艳萍)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